首页 可爱萌宠物

喵星人的简笔画,我在你眼里就长这样吗

时间:2020-09-16 栏目:简笔画


现实生活中的小事也是这样,高高的堂叔到我家串门的时候,总会开着玩笑说:“长的太高了也别扭,到了谁家里都得低着头才能进去。”说着就低着头迈进了门槛,往往我母亲就会接上一句:“是因为你长的高了,俺这门容不下你。”不知是表扬,还是批评,总会引来一阵阵笑声。假如堂叔到我家进门时不低头,必然就会碰着头,自己造成了小痛苦,别人也跟着不自在,哪还有低着头走进去换来的那种欢笑?

记得前些年我到石林、桂林游览时,遇到了一个个美丽自然的石洞,洞口都比平常人低,奇特的造型充满了神秘和诱惑,这就是需要我们低头的时候。假若不进去,就不知里面有什么风景和奇特的构造,有时还会留下遗憾;假如进洞口时不低头,就会被碰头甚而被碰得头破血流。这个时候,无论怎么显赫、富有的人物,都低下了昂贵的头,弯下了最贵的腰,去探寻石洞里的风景。(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这些看来都是生活中再平常不过的小事,却说明了一个道理,现实生活中,在我们实现美好理想和远大目标的征途上,有时需要我们昂首阔步,奋勇前进;有时需要我们低头弯腰,才能跨过这道关键的门槛,获得成功。智者懂得:能低者,方能高,能屈者,方能伸。

我父亲头脑聪明,为人慎重。他预见到我的意图必然会给我带来不幸,就时常严肃地开导我,并给了我不少有益的忠告。一天早

就这样,肖战就在冯都家里蹭两天饭。这俩孩子不在一起时就想,在一起就不对盘,第一天吃饭时谁也没搭理谁,冯奶奶还劝了冯都两句,让他不要和肖战较劲儿。


    原本电视机事情拔了天线,不看了也算个完,但冯都听到老爸和奶奶聊天,说是隔壁院里看电视收一毛钱一个人,灵机一动来了鬼主意,想让肖战照搬别人的办法。一来可以挣钱,二来他们一帮孩子也能看电视了,三来嘛,冯都和肖战做了个交易,只要他出主意就可以随便看肖家书架上所有的书。


    正好那时候肖战的父母都出差,一个去了辽宁,一个去了上海,没人管着肖战,他也觉得是个好主意,第一天晚上就挣了一块八毛钱,正洋洋得意呢,却得罪了不愿意付钱的四婶,满心满意地想着怎么收拾他们,就将事情告诉革委会主任李铭柱。李主任兴奋地在额头摸着:“哎呀阶级斗争一天不抓,牛鬼蛇神就会钻出来!看电视还要收钱,这叫投机倒把,这叫资本主义尾巴!阶级敌人也太猖獗了!”


    四婶眼睛里直放光,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对!赶紧把他们家的尾巴揪下来!”


    李铭柱咬牙道:“别声张,要抓就抓他们一个现行的,让他们无话可说!”


    四婶狠狠地点了点头:“李主任英明!”


    那时候,冯都和肖战一帮小子见看电视收费来钱快,正热火朝天的准备着。不知从哪儿弄来一块黑板挂在院子外,上面还写着当天播放的电影。他们心中美滋滋,完全不知道危险正在黑暗中盘踞。当天晚上放的是《渡江侦察记》,街坊邻里付了钱看得眼睛发直,时不时还要吆喝几声。冯都坐在门口收费,手里还抱着一本书看。


    忽然,过道中冲过来几条大喊,冯都猛地抬头喊:“买票!”


    大汉瞪了他一眼:“买个屁!”


    冯都上前就要拽他的袖子,生气地反问:“你说什么?”


    大汉猛的一甩手,冯都连人带桌子都被带倒了。冯都就要骂人:“王八……”


    李铭柱笑眯眯地走了进来,扶起冯都道:“哎!小孩子可不许骂人,都是工宣队的同志,你这小孩子要是敢骂人,就连你一起带走。”


    冯都顿时就愣在原地,吓得脸色都变了。


    此时,李铭柱和大汉们冲了后院,见众人正在看得聚精会神,喝道:“把电视给我关了!”


    武坚强骂骂咧咧的说:“吃多啦?谁呀?”然后一回头,看到了李铭柱,顿时就变了脸色,谄媚地说,“哎呦……主任!”


    李铭柱冷笑:“武坚强,前几天开会的时候你跟我是怎么说的,你说一定要斗私批修,一定要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是不是你说的?”


    武坚强走上前去赔笑:“啊?啊是啊,是我说的,没错啊。”


    李铭柱挑着眉头,眼神又阴又冷:“阳奉阴违,你小子是当人一面,背人一面!居然天天在这儿看电视来了,阶级斗争那根弦哪去了?”


    武坚强不明所以的反问:“看电视怎么啦?”


    冯胜利也站起身来辩解:“主任,《渡江侦察记》打的是反动派,我们看电视也是学习毛主席思想呢!”


    李铭柱义正辞严的一声大喝:“胡说!你们就是看热闹的。”与此同时,他走到电视机前,直接把电视关了,指着的电视机说,“这是什么电视?你们仔细看看,这是什么字?外国字,苏联字,苏联的电视机!你们看的是苏联的电视机啊!你们还要花钱看!我们在外面打倒苏修,打倒各国反动派,你们倒在这里看苏联的电视机?你们要干嘛?想干嘛?”


    众街坊面面相觑,谁也不敢说话了。


    李铭柱挥舞胳膊,大喊一声:“搬走!”


    肖战一溜风从客厅里冲了出来,撞开李铭柱,护在电视机前,声嘶力竭的大喊:“我们家的电视!不许搬!”


    李铭柱一把揪住肖战的领子,恶声恶气的道:“你爷爷是四野的干将,你爸爸是臭老九,你们家本来就是重点监督对象!这回行啦,聚众观看苏联电视机,还敢卖票,你们全家就等着发配到大西北,修理地球去吧!”说着,李铭柱狠命一甩,肖战一溜跟头就摔出去了。然后又大喊一声,“搬走!”


    几名大汉立刻冲过来,有的拔插销,有的摘天线,大家七手八脚地将电视抬了起来!此时观众们开始四散奔逃,有人不小心把孩子撞到在地上,孩子大哭!院子里乱成一锅粥。


    肖战气得红了眼睛,眼眶里已经浸着泪水,他从地上跳了起来,一头撞在李铭柱肚子上,李铭柱被撞了个四脚朝天。


    冯胜利心想:“完了!这下子全完了!”一转身就朝院子外跑去,像是要搬救兵。

晨,他把我叫进他的卧室;因为,那时他正好痛风病发作,行动不便。他十分恳切地对我规劝了一番。他问我,除了为满足我自己漫游四海的癖好外,究竟有什么理由要离弃父母,背井离乡呢?在家乡,我可以经人引荐,在社会上立身。如果我自己勤奋努力,将来完全可以发家致富,过上安逸快活的日子。他对我说,一般出洋冒险的人,不是穷得身无分文,就是妄想暴富;他们野心勃勃,想以非凡的事业扬名于世。但对我来说,这样做既不值得,也无必要。就我的社会地位而言,正好介于两者之间,即一般所说的中间地位。从他长期的经验判断,这是世界上最好的阶层,这种中间地位也最能使人幸福。他们既不必像下层大众从事艰苦的体力劳动而生活依旧无着;也不会像那些上层人物因骄奢淫逸、野心勃勃和相互倾轧而弄得心力交瘁。他说,我自己可以从下面的事实中认识到,中间地位的生活确实幸福无比;这就是,人人羡慕这种地位,许多帝王都感叹其高贵的出身给他们带来的不幸后果,恨不得自己出生于贫贱与高贵之间的中间阶层。明智的人也证明,中间阶层的人能获得真正的幸福。《圣经》中的智者也曾祈祷:"使我既不贫穷,也不富裕。"他提醒我,只要用心观察,就会发现上层社会和下层社会的人都多灾多难,唯中间阶层灾祸最少。中间阶层的生活,不会像上层社会和下层社会的人那样盛衰荣辱,瞬息万变。而且,中间地位不会像阔佬那样因挥霍无度、腐化堕落而弄得身心俱病;也不会像穷人那样因终日操劳、缺吃少穿而搞得憔悴不堪。唯有中间地位的人可享尽人间的幸福和安乐。中等人常年过着安定富足的生活。适可而止,中庸克己,健康安宁,交友娱乐,以及生活中的种种乐趣,都是中等人的福份。这种生活方式,使人平静安乐,怡然自得地过完一辈子,不受劳心劳力之苦。他们既不必为每日生计劳作,或为窘境所迫,以至伤身烦神;也不会因妒火攻心,或利欲薰心而狂躁不安。中间阶层的人可以平静地度过一生,尽情地体味人生的甜美,没有任何艰难困苦;他们感到幸福,并随着时日的过去,越来越深刻地体会到这种幸福。

你是一个太重感情的女人吗?每晚9点半,我都会在这里陪伴着你。喜欢夜叔,就把【睡前伴你夜听】分享给身边的朋友一起关注吧,晚安!

@睡前伴你夜听


喵星人的简笔画,我在你眼里就长这样吗


现实生活中的小事也是这样,高高的堂叔到我家串门的时候,总会开着玩笑说:“长的太高了也别扭,到了谁家里都得低着头才能进去。”说着

就这样,肖战就在冯都家里蹭两天饭。这俩孩子不在一起时就想,在一起就不对盘,第一天吃饭时谁也没搭理谁,冯奶奶还劝了冯都两句,让他不要和肖战较劲儿。


    原本电视机事情拔了天线,不看了也算个完,但冯都听到老爸和奶奶聊天,说是隔壁院里看电视收一毛钱一个人,灵机一动来了鬼主意,想让肖战照搬别人的办法。一来可以挣钱,二来他们一帮孩子也能看电视了,三来嘛,冯都和肖战做了个交易,只要他出主意就可以随便看肖家书架上所有的书。


    正好那时候肖战的父母都出差,一个去了辽宁,一个去了上海,没人管着肖战,他也觉得是个好主意,第一天晚上就挣了一块八毛钱,正洋洋得意呢,却得罪了不愿意付钱的四婶,满心满意地想着怎么收拾他们,就将事情告诉革委会主任李铭柱。李主任兴奋地在额头摸着:“哎呀阶级斗争一天不抓,牛鬼蛇神就会钻出来!看电视还要收钱,这叫投机倒把,这叫资本主义尾巴!阶级敌人也太猖獗了!”


    四婶眼睛里直放光,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对!赶紧把他们家的尾巴揪下来!”


    李铭柱咬牙道:“别声张,要抓就抓他们一个现行的,让他们无话可说!”


    四婶狠狠地点了点头:“李主任英明!”


    那时候,冯都和肖战一帮小子见看电视收费来钱快,正热火朝天的准备着。不知从哪儿弄来一块黑板挂在院子外,上面还写着当天播放的电影。他们心中美滋滋,完全不知道危险正在黑暗中盘踞。当天晚上放的是《渡江侦察记》,街坊邻里付了钱看得眼睛发直,时不时还要吆喝几声。冯都坐在门口收费,手里还抱着一本书看。


    忽然,过道中冲过来几条大喊,冯都猛地抬头喊:“买票!”


    大汉瞪了他一眼:“买个屁!”


    冯都上前就要拽他的袖子,生气地反问:“你说什么?”


    大汉猛的一甩手,冯都连人带桌子都被带倒了。冯都就要骂人:“王八……”


    李铭柱笑眯眯地走了进来,扶起冯都道:“哎!小孩子可不许骂人,都是工宣队的同志,你这小孩子要是敢骂人,就连你一起带走。”


    冯都顿时就愣在原地,吓得脸色都变了。


    此时,李铭柱和大汉们冲了后院,见众人正在看得聚精会神,喝道:“把电视给我关了!”


    武坚强骂骂咧咧的说:“吃多啦?谁呀?”然后一回头,看到了李铭柱,顿时就变了脸色,谄媚地说,“哎呦……主任!”


    李铭柱冷笑:“武坚强,前几天开会的时候你跟我是怎么说的,你说一定要斗私批修,一定要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是不是你说的?”


    武坚强走上前去赔笑:“啊?啊是啊,是我说的,没错啊。”


    李铭柱挑着眉头,眼神又阴又冷:“阳奉阴违,你小子是当人一面,背人一面!居然天天在这儿看电视来了,阶级斗争那根弦哪去了?”


    武坚强不明所以的反问:“看电视怎么啦?”


    冯胜利也站起身来辩解:“主任,《渡江侦察记》打的是反动派,我们看电视也是学习毛主席思想呢!”


    李铭柱义正辞严的一声大喝:“胡说!你们就是看热闹的。”与此同时,他走到电视机前,直接把电视关了,指着的电视机说,“这是什么电视?你们仔细看看,这是什么字?外国字,苏联字,苏联的电视机!你们看的是苏联的电视机啊!你们还要花钱看!我们在外面打倒苏修,打倒各国反动派,你们倒在这里看苏联的电视机?你们要干嘛?想干嘛?”


    众街坊面面相觑,谁也不敢说话了。


    李铭柱挥舞胳膊,大喊一声:“搬走!”


    肖战一溜风从客厅里冲了出来,撞开李铭柱,护在电视机前,声嘶力竭的大喊:“我们家的电视!不许搬!”


    李铭柱一把揪住肖战的领子,恶声恶气的道:“你爷爷是四野的干将,你爸爸是臭老九,你们家本来就是重点监督对象!这回行啦,聚众观看苏联电视机,还敢卖票,你们全家就等着发配到大西北,修理地球去吧!”说着,李铭柱狠命一甩,肖战一溜跟头就摔出去了。然后又大喊一声,“搬走!”


    几名大汉立刻冲过来,有的拔插销,有的摘天线,大家七手八脚地将电视抬了起来!此时观众们开始四散奔逃,有人不小心把孩子撞到在地上,孩子大哭!院子里乱成一锅粥。


    肖战气得红了眼睛,眼眶里已经浸着泪水,他从地上跳了起来,一头撞在李铭柱肚子上,李铭柱被撞了个四脚朝天。


    冯胜利心想:“完了!这下子全完了!”一转身就朝院子外跑去,像是要搬救兵。

就低着头迈进了门槛,往往我母亲就会接上一句:“是因为你长的高了,俺这门容不下你。”不知是表扬,还是批评,总会引来一阵阵笑声。假如堂叔到我家进门时不低头,必然就会碰着头,自己造成了小痛苦,别人也跟着不自在,哪还有低着头走进去换来的那种欢笑?

记得前些年我到石林、桂林游览时,遇到了一个个美丽自然的石洞,洞口都比平常人低,奇特的造型充满了神秘和诱惑,这就是需要我们低头的时候。假若不进去,就不知里面有什么风景和奇特的构造,有时还会留

就这样,肖战就在冯都家里蹭两天饭。这俩孩子不在一起时就想,在一起就不对盘,第一天吃饭时谁也没搭理谁,冯奶奶还劝了冯都两句,让他不要和肖战较劲儿。


    原本电视机事情拔了天线,不看了也算个完,但冯都听到老爸和奶奶聊天,说是隔壁院里看电视收一毛钱一个人,灵机一动来了鬼主意,想让肖战照搬别人的办法。一来可以挣钱,二来他们一帮孩子也能看电视了,三来嘛,冯都和肖战做了个交易,只要他出主意就可以随便看肖家书架上所有的书。


    正好那时候肖战的父母都出差,一个去了辽宁,一个去了上海,没人管着肖战,他也觉得是个好主意,第一天晚上就挣了一块八毛钱,正洋洋得意呢,却得罪了不愿意付钱的四婶,满心满意地想着怎么收拾他们,就将事情告诉革委会主任李铭柱。李主任兴奋地在额头摸着:“哎呀阶级斗争一天不抓,牛鬼蛇神就会钻出来!看电视还要收钱,这叫投机倒把,这叫资本主义尾巴!阶级敌人也太猖獗了!”


    四婶眼睛里直放光,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对!赶紧把他们家的尾巴揪下来!”


    李铭柱咬牙道:“别声张,要抓就抓他们一个现行的,让他们无话可说!”


    四婶狠狠地点了点头:“李主任英明!”


    那时候,冯都和肖战一帮小子见看电视收费来钱快,正热火朝天的准备着。不知从哪儿弄来一块黑板挂在院子外,上面还写着当天播放的电影。他们心中美滋滋,完全不知道危险正在黑暗中盘踞。当天晚上放的是《渡江侦察记》,街坊邻里付了钱看得眼睛发直,时不时还要吆喝几声。冯都坐在门口收费,手里还抱着一本书看。


    忽然,过道中冲过来几条大喊,冯都猛地抬头喊:“买票!”


    大汉瞪了他一眼:“买个屁!”


    冯都上前就要拽他的袖子,生气地反问:“你说什么?”


    大汉猛的一甩手,冯都连人带桌子都被带倒了。冯都就要骂人:“王八……”


    李铭柱笑眯眯地走了进来,扶起冯都道:“哎!小孩子可不许骂人,都是工宣队的同志,你这小孩子要是敢骂人,就连你一起带走。”


    冯都顿时就愣在原地,吓得脸色都变了。


    此时,李铭柱和大汉们冲了后院,见众人正在看得聚精会神,喝道:“把电视给我关了!”


    武坚强骂骂咧咧的说:“吃多啦?谁呀?”然后一回头,看到了李铭柱,顿时就变了脸色,谄媚地说,“哎呦……主任!”


    李铭柱冷笑:“武坚强,前几天开会的时候你跟我是怎么说的,你说一定要斗私批修,一定要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是不是你说的?”


    武坚强走上前去赔笑:“啊?啊是啊,是我说的,没错啊。”


    李铭柱挑着眉头,眼神又阴又冷:“阳奉阴违,你小子是当人一面,背人一面!居然天天在这儿看电视来了,阶级斗争那根弦哪去了?”


    武坚强不明所以的反问:“看电视怎么啦?”


    冯胜利也站起身来辩解:“主任,《渡江侦察记》打的是反动派,我们看电视也是学习毛主席思想呢!”


    李铭柱义正辞严的一声大喝:“胡说!你们就是看热闹的。”与此同时,他走到电视机前,直接把电视关了,指着的电视机说,“这是什么电视?你们仔细看看,这是什么字?外国字,苏联字,苏联的电视机!你们看的是苏联的电视机啊!你们还要花钱看!我们在外面打倒苏修,打倒各国反动派,你们倒在这里看苏联的电视机?你们要干嘛?想干嘛?”


    众街坊面面相觑,谁也不敢说话了。


    李铭柱挥舞胳膊,大喊一声:“搬走!”


    肖战一溜风从客厅里冲了出来,撞开李铭柱,护在电视机前,声嘶力竭的大喊:“我们家的电视!不许搬!”


    李铭柱一把揪住肖战的领子,恶声恶气的道:“你爷爷是四野的干将,你爸爸是臭老九,你们家本来就是重点监督对象!这回行啦,聚众观看苏联电视机,还敢卖票,你们全家就等着发配到大西北,修理地球去吧!”说着,李铭柱狠命一甩,肖战一溜跟头就摔出去了。然后又大喊一声,“搬走!”


    几名大汉立刻冲过来,有的拔插销,有的摘天线,大家七手八脚地将电视抬了起来!此时观众们开始四散奔逃,有人不小心把孩子撞到在地上,孩子大哭!院子里乱成一锅粥。


    肖战气得红了眼睛,眼眶里已经浸着泪水,他从地上跳了起来,一头撞在李铭柱肚子上,李铭柱被撞了个四脚朝天。


    冯胜利心想:“完了!这下子全完了!”一转身就朝院子外跑去,像是要搬救兵。

下遗憾;假如进洞口时不低头,就会被碰头甚而被碰得头破血流。这个时候,无论怎么显赫、富有的人物,都低下了昂贵的头,弯下了最贵的腰,去探寻石洞里的风景。(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这些看来都是生活中再平常不过的小事,却说明了一个道理,现实生活中,在我们实现美好理想和远大目标的征途上,有时需要我们昂首阔步我父亲头脑聪明,为人慎重。他预见到我的意图必然会给我带来不幸,就时常严肃地开导我,并给了我不少有益的忠告。一天早晨,他把我叫进他的卧室;因为,那时他正好痛风病发作,行动不便。他十分恳切地对我规劝了一番。他问我,除了为满足我自己漫游四海的癖好外,究竟有什么理由要离弃父母,背井离乡呢?在家乡,我可以经人引荐,在社会上立身。如果我自己勤奋努力,将来完全可以发家致富,过上安逸快活的日子。他对我说,一般出洋冒险的人,不是穷得身无分文,就是妄想暴富;他们野心勃勃,想以非凡的事业扬名于世。但对我来说,这样做既不值得,也无必要。就我的社会地位而言,正好介于两者之间,即一般所说的中间地位。从他长期的经验判断,这是世界上最好的阶层,这种中间地位也最能使人幸福。他们既不必像下层大众从事艰苦的体力劳动而生活依旧无着;也不会像那些上层人物因骄奢淫逸、野心勃勃和相互倾轧而弄得心力交瘁。他说,我自己可以从下面的事实中认识到,中间地位的生活确实幸福无比;这就是,人人羡慕这种地位,许多帝王都感叹其高贵的出身给他们带来的不幸后果,恨不得自己出生于贫贱与高贵之间的中间阶层。明智的人也证明,中间阶层的人能获得真正的幸福。《圣经》中的智者也曾祈祷:"使我既不贫穷,也不富裕。"他提醒我,只要用心观察,就会发现上层社会和下层社会的人都多灾多难,唯中间阶层灾祸最少。中间阶层的生活,不会像上层社会和下层社会的人那样盛衰荣辱,瞬息万变。而且,中间地位不会像阔佬那样因挥霍无度、腐化堕落而弄得身心俱病;也不会像穷人那样因终日操劳、缺吃少穿而搞得憔悴不堪。唯有中间地位的人可享尽人间的幸福和安乐。中等人常年过着安定富足的生活。适可而止,中庸克己,健康安宁,交友娱乐,以及生活中的种种乐趣,都是中等人的福份。这种生活方式,使人平静安乐,怡然自得地过完一辈子,不受劳心劳力之苦。他们既不必为每日生计劳作,或为窘境所迫,以至伤身烦神;也不会因妒火攻心,或利欲薰心而狂躁不安。中间阶层的人可以平静地度过一生,尽情地体味人生的甜美,没有任何艰难困苦;他们感到幸福,并随着时日的过去,越来越深刻地体会到这种幸福。奋勇前进;有时需要我们低头弯腰,才能跨过这道关键的门槛,获得成功。智者懂得:能低者,方能高,能屈者,方能伸。


你是一个太重感情的女人吗?每晚9点半,我都会在这里陪伴着你。喜欢夜叔,就把【睡前伴你夜听】分享给身边的朋友一起关注吧,我父亲头脑聪明,为人慎重。他预见到我的意图必然会给我带来不幸,就时常严肃地开导我,并给了我不少有益的忠告。一天早晨,他把我叫进他的卧室;因为,那时他正好痛风病发作,行动不便。他十分恳切地对我规劝了一番。他问我,除了为满足我自己漫游四海的癖好外,究竟有什么理由要离弃父母,背井离乡呢?在家乡,我可以经人引荐,在社会上立身。如果我自己勤奋努力,将来完全可以发家致富,过上安逸快活的日子。他对我说,一般出洋冒险的人,不是穷得身无分文,就是妄想暴富;他们野心勃勃,想以非凡的事业扬名于世。但对我来说,这样做既不值得,也无必要。就我的社会地位而言,正好介于两者之间,即一般所说的中间地位。从他长期的经验判断,这是世界上最好的阶层,这种中间地位也最能使人幸福。他们既不必像下层大众从事艰苦的体力劳动而生活依旧无着;也不会像那些上层人物因骄奢淫逸、野心勃勃和相互倾轧而弄得心力交瘁。他说,我自己可以从下面的事实中认识到,中间地位的生活确实幸福无比;这就是,人人羡慕这种地位,许多帝王都感叹其高贵的出身给他们带来的不幸后果,恨不得自己出生于贫贱与高贵之间的中间阶层。明智的人也证明,中间阶层的人能获得真正的幸福。《圣经》中的智者也曾祈祷:"使我既不贫穷,也不富裕。"他提醒我,只要用心观察,就会发现上层社会和下层社会的人都多灾多难,唯中间阶层灾祸最少。中间阶层的生活,不会像上层社会和下层社会的人那样盛衰荣辱,瞬息万变。而且,中间地位不会像阔佬那样因挥霍无度、腐化堕落而弄得身心俱病;也不会像穷人那样因终日操劳、缺吃少穿而搞得憔悴不堪。唯有中间地位的人可享尽人间的幸福和安乐。中等人常年过着安定富足的生活。适可而止,中庸克己,健康安宁,交友娱乐,以及生活中的种种乐趣,都是中等人的福份。这种生活方式,使人平静安乐,怡然自得地过完一辈子,不受劳心劳力之苦。他们既不必为每日生计劳作,或为窘境所迫,以至伤身烦神;也不会因妒火攻心,或利欲薰心而狂躁不安。中间阶层的人可以平静地度过一生,尽情地体味人生的甜美,没有任何艰难困苦;他们感到幸福,并随着时日的过去,越来越深刻地体会到这种幸福。晚安!

@睡前伴你夜听


标签: 喵星人简笔画喵星人犀犀利简笔画喵星人怎么画画给喵星人的小情书喵星人吃鸡简笔画

热点文章

相关文章